【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大慶監獄,俗稱大慶地獄,當地人都這麼叫。這裏是使好人變壞、壞人變更壞的場所,這裏是黑吃黑的人間地獄。共產邪黨把大慶監獄披上了省文明單位的外衣,使它肆無忌憚的製造著人間的種種罪惡。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這裏成了中共邪黨在黑龍江省非法關押、迫害直至虐殺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重要基地。大慶、哈爾濱、綏化、佳木斯、齊齊哈爾、牡丹江、雞西等地區的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這裏進行迫害,還有從各地監獄秘密轉押到大慶監獄的其它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到現在仍然有近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大慶監獄非法關押、進行迫害。

截至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透過層層封鎖從民間途徑能夠傳出的、有名有姓能夠具體核實的、被大慶監獄殘酷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最少九名,平均每年虐殺一名。大慶紅衛星監獄副監獄長姜樹臣、“六一零”頭目郭春堂在組織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會議上明目張膽的叫囂:“大慶監獄整死幾個法輪功不算甚麼,啥事也沒有。”監獄七監區長李鳳江、幹警李偉楠等都曾邪惡而又狂妄的咆哮:“不轉化就火化!”

就在人們日益廣泛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今天,就在共產邪黨已經四面楚歌、走向窮途末路的今天,就在全民反迫害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的今天,大慶監獄又悍然的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施以黑手,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八點左右,把法輪功學員李敏虐殺。

李敏,男,現年五十一歲,哈爾濱市呼蘭區財政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八年,關押在大慶監獄七監區。因長期遭受大慶監獄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李敏的身體十分虛弱,出現腦血栓等症狀。大慶監獄還以李敏拒穿囚服為藉口,不給李敏飯吃。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李敏的家人去探視時發現他已經被監獄迫害的不能行走,會見是犯人背出來的,說話都吃力,隨即向監獄提出放人。七大隊惡警隊長公然陰陰的說:“甚麼時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沒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個十天八天的,否則絕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李敏在不省人事、連呼吸都困難的情況下才被轉到大慶龍南醫院住院二部四樓腦內科病房,連動彈一下的力氣都沒有的李敏,卻被銬著沉重的腳鐐。醫生私下議論:這哪是監獄呀,我看就是地獄,把人都整成和死人差不多了,還給銬著腳鐐,真是一群魔鬼。家屬也說:“人都這樣了,你們還給戴腳鐐?”惡警竟藉口說:“開不開鎖。”家屬據理力爭道:“你們給帶上的,你們為甚麼開不開鎖?”最後惡警在輿論的壓力下,才把李敏的腳鐐子硬拽了下來。五月二十三日二十點左右這位只想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大慶監獄虐殺了。





 

 

 

大慶監獄虐殺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案例有:

 

一、許基善遭遇罰站、澆冷水、背十字架等酷刑,直至被活活虐殺

2005-6-11-xujishan-01--ss.jpg 2005-6-11-xujishan-02--ss.jpg
左 ─ 許基善;右 ─ 許基善和兒子


許基善,男,四十一歲,大慶石化總廠建設公司築爐公司原機修廠土木車間職工,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於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並被劫持到大慶紅衛星監獄進行迫害。

由於許基善堅持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了各種酷刑折磨,七監區長李鳳江就是在迫害許基善時瘋狂的咆哮著:“不轉化就火化!”所以對許基善的酷刑折磨在不斷升級,例如:

1、長時間罰站、澆冷水、毒打等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惡警張德志(指導員)在七監區十二分監區監舍樓下勾結犯人李連才等惡人強迫許基善在大廳裏站了七天七夜,還不讓閤眼睡覺。後來許基善的腿腫了,站不住,惡人就把許基善用繩子捆住,吊綁到上下鋪的梯子上。

後半夜在惡警的指使下,惡人往許基善身上澆冷水,棉衣棉褲都被澆透,許基善大喊:“救命!”經過八天九夜的不間斷的喪失人性的折磨,許基善雙腿腫脹,不能站立,身體非常虛弱。“包夾”犯人對他舉手就打,抬腳就踢,張嘴就罵,許基善備受煎熬。

2、背十字架、涼水洗腦、長時間猛哧冷水直至虐殺等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指導員張德志講:不寫“五書”就給他們加壓,使手段,他們就都能寫了。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早晨起床,張德志勾結卜充等犯人給許基善實施更嚴酷的刑罰。

九點,犯人“主任”李連才叫坐班犯人從北鋪東頭抽掉兩塊鋪板子綁成十字架,說“給許基善洗腦用。”犯人王明龍找來繩子,一切準備好後,犯人郭立陽、王明龍、吳紅岩、周小斐把許基善從學習室叫出來。許基善要去廁所,犯人王明龍說:“你別去了,一會你去。”

沒多久,十多名犯人上來將許基善的衣服扒光,並捆綁在用鋪板綁好的十字架上,把嘴堵上,抬進廁所平放在地上,頭衝北腳衝南,廁所內東北角有一條四寸粗的上水管,離地面約一米六、七處焊了一個放水的龍頭,接有三、四米長四寸粗的黑管,他們就用這個水管往許基善的頭部、身上澆水。從上午九點鐘一直澆到下午一點鐘,四個小時不停的向許基善身上猛哧,許基善顫抖著、呼吸困難、疼痛難忍,由於背著十字架,一動也動不了,痛苦中他將嘴唇咬破,並大喊:“救命!”

惡警張德志在九點多鐘、十一點多鐘、十二點多鐘幾次到廁所看許基善,連午飯都不讓吃。

下午一點鐘,許基善已經被折磨的耷拉下頭,面色非常難看,惡人們試圖架著讓許基善站起來,可他已經站不起來了,已經摸不到呼吸、心跳。就這樣一個鮮活的生命,一個只想做好人的人被大慶監獄給活活虐殺了。現場看到,死者光著青紫的身子,口中、鼻腔內發現有血塊,嘴角全都咬壞了,肚子顯然已經灌滿了水,脹的老大。




二、袁清江遭遇灌食、坐鐵椅子、關小號等酷刑,直至被虐殺

2005-8-5-yuanqingjiang--ss.jpg 2005-8-21-yuanqj-3--ss.jpg
左 ─ 袁清江;右 ─ 袁清江工作證


袁清江,男,一九六五年二月十四日出生。居民身份證號:230106196502140817;家庭住址:哈爾濱市香坊區九委十組安埠小區108棟10-1-3號;工作單位:黑龍江省第一建築公司第四分公司;職務:技術員,文化程度:大專。

袁清江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由哈爾濱監獄轉押到大慶紅衛星監獄的。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監獄一直不允許家人見,所以家人也不知道袁清江已被非法轉押在大慶監獄。 直到二零零五年“五一”的前幾天,袁清江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在監獄絕食反迫害,監獄才通知家人。

袁清江在大慶監獄裏為了爭取做好人的權利,他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受到了各種酷刑的折磨和摧殘。

袁清江被灌食、關小號、坐鐵椅子等:

袁清江為了制止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他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遭到監獄的野蠻灌食。副監獄長姜樹臣、“六一零”頭目郭春堂規定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兩三天灌食一次,每次只灌包米麵糊糊。郭春堂在組織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會議上明目張膽的叫囂:“大慶監獄整死幾個法輪功不算甚麼,啥事也沒有。”

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目地,監獄還把由於絕食而處於生命危險的法輪功學員關進小號,並坐“鐵椅子”(把雙手雙腳銬在“鐵椅子”上,不能動,大小便都在上面解決)等酷刑進行摧殘。

袁清江被捆綁後,遭受毒打,肉體被毀滅性摧殘。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一日,六監區長董孟環和副監區長指使犯人把袁清江緊緊地捆綁了三天,不能動,胳膊和腿都被綁壞。

期間,董孟環還對他進行毒打,陰部遭惡毒攻擊,袁清江被打的口吐鮮血,身體被嚴重傷害。

沒多長時間,袁清江被折磨的肝硬化腹水,腹大異常,陰部腫大極其異常,瘦得皮包骨。被診斷為:“顱內佔位性病變”、“結核性腦膜炎”、“肝結核”、“雙肺血行播散性肺結核”、“結核性腹膜炎”,“腹水”,“附睪結核”。為了制止進一步的喪盡天良的酷刑迫害,袁清江不得不再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抵制。

大慶監獄一方面瘋狂的迫害袁清江,另一方面不斷的打電話對袁清江的親人進行敲詐、恐嚇:大慶監獄電話通知袁清江妻子董麗萍,說袁清江得了傳染病,需交上萬元錢的醫療費。董麗萍質問:袁清江年富力強,身體健康,為甚麼會在你們那裏得傳染病? !

六月十二日,副監獄長姜樹臣來電話通知董麗萍說:你丈夫病重,可以考慮保外就醫。六月二十八日,大慶監獄教改科對袁清江的家人說:你家袁清江身體不好,你們家人接不接回去?如果你們家不接,得給監獄簽個字,辦個手續,同意在監獄治療,治到甚麼程度,是死是活,你別找我們甚麼麻煩!董麗萍說:這個字不能簽,我們家大活人好好的進了你們的監獄,要是出點毛病,就是賣房子我都跟你們打官司。

六月二十九日,董麗萍到大慶監獄,監獄說:袁清江給監獄寫過一個保證,內容大致是:我沒有病,我的死活與監獄無關…下面署著袁清江的名字。董麗萍一眼就看出保證書上的字不是袁清江的,字體不一樣,袁清江平常寫的字非常小,而保證書上的字非常大,筆體也完全不同,當場將其揭穿。

見到袁清江時,發現他已經被迫害的相當嚴重,被酷刑折磨的腿都不能打彎,只能拖著腿走路;袁清江說:他難以忍受的就是頭痛,非常疼,脖子和後腦勺疼的一宿一宿的,也睡不著。醫生看到袁清江的情況,建議到大慶市第二醫院住院治療,但遭到監獄副獄長姜樹臣的拒絕。

在家人積極為袁清江辦理保外就醫期間,大慶監獄對袁清江的病情視而不見,任其惡化,七月十八日開始袁清江終日臥床不起,不能進食;七月二十日下午五時,袁清江突然出現昏迷,牙關緊閉,顏面青紫,瞳孔一側散大,一側明顯縮小,病情危重。值班醫生請示監獄領導應緊急外轉,又通知六監區監區長董孟環等到監獄醫院。值班醫生建議外轉,否則有生命危險。董孟環以“支不出錢”為由,再一次殘忍的拒絕外轉。

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袁清江大小便失禁,監獄醫院再次請示姜樹臣獄長外批就診,但姜樹臣獄長又以“沒人拿錢”等理由拒絕。七月二十三日晚七點二十分,大慶監獄電話通知家人:袁清江已死亡。

大慶監獄就是這樣以慢性折磨的方式虐殺了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袁清江。但袁清江的死留下了太多的疑點:

首先,獄方在未告知家人的情況下,將袁的所有遺物私自銷毀。

第二,知道火化前,袁清江的家人才看到袁清江的遺體,右腳大拇指與腳掌連接處磕掉一塊肉(有個坑、無皮);兩腿青紫,右腿嚴重;左側胯骨處無皮、露肉;頭部雙耳後側呈青紫色;大腿根內側全是血漬、血水(血和尿混合),在醫院用的被上也全是血水。死時是睜著眼睛的,當時給合上了,但第二天又睜開。和袁清江的家人一同去處理後事的朋友都說:一看,這人就是給害死的。

第三,袁清江遺體火化後,家人在他骨灰內發現有一根像彈簧形的鐵絲,直徑有六至七毫米,長度有十多毫米,拉開後有十公分長;還有一堆一堆的黑色,是已被燒化的金屬灰。袁清江的家人問火葬場,是不是原來爐子裏留下的,火葬場說不可能,每火化一個人都得清爐膛。

看來,袁清江生前遭受的酷刑是難以想像的。





三、王洪德遭遇三角皮鞭毒打、刑具折磨及精神折磨,直至虐殺

2005-6-7-wanghd--ss.jpg
大慶市大通區新華電廠職工王洪德


王洪德,男,五十六歲,大慶市大同區新華髮電廠職工,由於王洪德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被非法劫持到大慶市監獄進行迫害。

在大慶監獄集訓隊惡警用三角皮鞭將王洪德的兩手打腫、手心打出血、打掉右上部半個大牙。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王洪德被監獄強制洗腦,逼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且晚十二點前不讓睡覺。王洪德後被折磨的心臟病發作,突然昏迷不省人事,經診斷為風心病二尖瓣狹窄、心衰三級。

不讓親友接見,對王洪德大搞精神折磨。家屬得知王洪德被迫害嚴重時,去大慶監獄要求見面。可是監獄長王英傑說甚麼也不讓見,理由是王洪德沒有寫“五書”。“六一零”頭目郭春堂說:“你以後別想再接見王洪德。”大慶監獄為了提高所謂“轉化率”,對王洪德的迫害不斷加大,監獄醫院院長高青接到真相電話後,對王洪德瘋狂大罵。最後王洪德被折磨的呼吸困難,全身浮腫,生命在死亡的邊緣上徘徊。家屬幾經周折要求將王洪德送正規醫院治療,一開始監獄長王英傑不同意,並對家屬出言不遜,後看到王洪德已經被迫害的不行了,怕擔責任,才同意到大慶四醫院複查。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王洪德在手銬、腳鐐相連的情況下在大慶四醫院進行了艱難的複查,複查診斷為:風心病,聯合瓣膜病,主動脈高壓;二尖瓣狹窄,主動脈及三尖瓣返流,心衰四級。當時醫生說此病人時刻會出現生命危險,必須立刻住院搶救。惡警大隊長朱瑞視生命如草芥,堅決不同意,但家屬要求必須住院,否則就去告監獄。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幾經周折王洪德終於住上了醫院,共住十四天。

家屬向大慶監獄提出申請保外就醫,監獄長王英傑不但不放人,還封鎖消息、加緊迫害,不許家人見面。王洪德的老母親七十多歲,身患高血壓,得知兒子在監獄裏被折磨的生命垂危,親自到監獄給兒子辦保外就醫。王英傑不但不讓老人進辦公室,還叫來警車,將老人劫持到派出所進行恐嚇。王英傑大放厥詞:“死裏也不能給你辦保外!”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王洪德被送到大慶四醫院搶救,醫生說;“他的病非常危險,心臟跳動每分鐘160次,時刻都有危及生命。這麼重的病為甚麼不早點來醫院治療。現在他必須住院搶救。” 邪惡的惡警朱瑞與監獄醫院高姓院長和醫生商量想開點藥回去。醫生不滿意的說:“病人的心臟隨時都可能停止跳動,我完全是為患者生命負責,你們自己考慮吧。” 當時王洪德心臟跳動每分鐘160─200次,全身浮腫,人不能動,大小便都在床上,呼吸相當困難。主治醫生說:“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讓家屬有個思想準備。”

這樣一個垂危的病人卻給帶著沉重的刑具,病人帶著刑具治病是承受著怎樣痛苦和精神蹂躪?王洪德的兩大腿根部完全潰爛,大、小便時經常便在褲子裏一部份。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王洪德病情剛有好轉,監獄就給辦了出院。醫生說:“這種病必須調整到穩定狀態,否則會經常犯病,此病犯一次,嚴重一次,最後將失去了治療價值。”

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王洪德再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時,監獄才同意保外就醫,才放人。七大隊惡警隊長公然說:“甚麼時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沒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個十天八天的,否則絕不放人。”

出監獄後十五天,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王洪德撒手人寰……





被大慶監獄虐殺的法輪功學員還有:

● 周述海:男,三十五歲,生前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大學本科,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大慶監獄虐殺。

二零零六年七月家人看望周述海時,他是被犯人背到接見室的。人已經瘦的皮包骨,說話聲音微弱。周述海的姐姐找大慶監獄頭目,要求保外就醫,被強硬拒絕,監獄頭目稱:“法輪功怎麼能保外呢?”直到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虐殺。

● 趙慶山:五十七歲,原繫哈爾濱市蔬菜公司副食品公司經理。

由於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由哈爾濱監轉押到大慶監獄進行迫害。在大慶監獄,由於精神上的摧殘和肉體的折磨,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至生命危急的程度,吃啥吐啥、奄奄一息、全身疼痛、聲音微弱、生活不能自理。經家屬多方奔走,費盡周折,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保外就醫。趙慶山回家後臥床兩年多,於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含冤離開人世。

● 於永泉:男,四十五歲,大專學歷,大慶市第二製米廠職工,由於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重判十年,並劫持到大慶監獄進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下午一點左右在大慶市紅衛星監獄被虐殺。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於永泉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時送到監獄醫院。家人接到通知趕到醫院時,他已處於深度昏迷,接近死亡。悲痛欲絕的妻子抱著他的頭時感到他的頭骨都是軟的。家人要求進行屍檢,但遭監獄拒絕,後監獄勾結各方,強行將於永泉的屍體火化。

2003-3-12-yu_yongyuan--ss.jpg
法輪功學員於永泉



● 倪文奎:男,四十二歲,大慶市採油六廠井下作業公司十一隊職工,由於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大慶監獄遭單獨監禁、不讓睡覺、洗腦、冷水澆、毒打等多種酷刑,最後被迫害的昏迷不醒,像植物人一樣,用導管進食、進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保外就醫後,大慶監獄還不斷騷擾,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倪文奎含冤離世。

2007-8-18-niwenkui-01--ss.jpg 2007-8-18-niwenkui-02--ss.jpg
左 ─ 被迫害前的倪文奎;右 ─ 被大慶監獄迫害後的倪文奎




● 張忠,男,三十五歲,大專學歷,大慶巴彥縣太平鎮紅光村人,大慶喇化職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被謀殺。

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張忠被綁架,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七月被大慶監獄非法關押,經歷各種酷刑折磨,如灌食、毒打、關小號、坐鐵椅子、開飛機、針扎等各種花樣翻新的酷刑,致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縮、部份神經癱瘓、離子紊亂、呼吸困難、心臟偷停、長期處於昏睡狀態,血壓經常處於40─50之間,只剩一副枯骨架、活人木乃伊,監獄在張忠瀕臨死亡的狀況下,才放他“保外就醫”。

已生命垂危的張忠,在同修的幫助下,出獄後立即學法煉功,一個月後身體恢復正常,健康如初!大慶監獄得知張忠不但沒死,還奇蹟般康復,並派追捕隊追殺張忠,張忠被迫流離他鄉。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張忠到哈爾濱市鴻朗花園小區會友,被哈市動力區公安分局和南崗區哈西派出所的惡警綁架,非法關入南崗區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間遭到了常人想像不到也承受不了的酷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時左右, 大慶監獄通知張忠家人,說張忠死亡。據說張忠父母親朋當日下午三時趕到,當時醫院沒有給出死因及死亡通知書,並拒絕親人見遺體。

張忠被虐殺,大慶監獄就是兇手之一!

2006-10-25-zhangzhong--ss.jpg 2004-7-29-zhangzhong1--ss.jpg
左 ─ 張忠生前照片;右 ─ 被大慶監獄迫害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張忠(2004年7月拍攝)




●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追求“真善忍”做好人而遭遇各種常人難以想像、難以承受的酷刑,在大慶監獄法輪功學員遭遇的酷刑更是慘絕人寰,如:虐待生殖器:法輪功學員李立壯肋骨被打斷,數九寒天他的衣服被扒光,並被強制往冷水裏浸,在此過程中,小便被強力往下拽,睪丸被捏的腫脹;幹警勾結惡人將橡膠管插入李立壯的肛門中,往裏灌涼水,灌一會看不行了,再由兩個犯人拖著他赤裸的身體在地上遛。打傷內臟:法輪功學員朱洪兵被打的全肺膿腫,部份肺葉已斷離主氣管,當醫生排膿物時,竟把肺葉吸出來。酷刑十字架:把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綁在橫豎交叉的二十公分寬、兩米長的兩條木板合成的十字架上,然後扔在廁所的地上,進行暴打,其間還不斷的用煙頭燒、皮管子抽,不准睡覺,晝夜折磨,打昏過去,用冷水潑醒接著折磨。法輪功學員趙玉安被此酷刑致耳膜穿孔,至今聽力都沒有恢復;金生被此酷刑致全身腫脹,皮膚呈青紫色,大腿腫的很粗,褲子都脫不下來;關兆起臉被打變形、遍體鱗傷、兩肋腫脹,尿血長達半個多月……



下面是透過層層封鎖,轉到《明慧網》上發表的法輪功學員程佩明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大慶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之際,在大慶市龍南醫院搶救時的照片:

2004-11-18-chengpeiming-01--ss.jpg
程佩明已被大慶監獄迫害的生命垂危,
照片是程佩明正在大慶龍南醫院搶救手術後的情景

2009-5-31-daqingjail-01--ss.jpg 2009-5-31-daqingjail-02--ss.jpg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程佩明身上的各種輸液管

2004-11-18-chengpeiming-02--ss.jpg
儘管人已經非常虛弱,程佩明的腳仍被銬在病床上,
大慶監獄仍不忘折磨法輪功學員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已招致天怒人怨,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好下場,共產邪黨從迫害法輪功那天起,就定下了它的覆滅的下場!五千五百餘萬人的退黨(團隊)大潮已使共產邪黨全面解體,那些緊隨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徒隨時都可能被推向歷史的審判台!貴州省平塘縣發現的藏字石,上面自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就體現了上蒼的意志,那些還在緊跟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必將沒有明天!

請不要辜負了神佛的慈悲,快快尋找真相,認清真相,匯入到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中來,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天滅中共的歷史時刻,抓住通向未來的機會!但時間真的不多了,老天能允許邪惡繼續下去嗎?!現在的薩斯病、手足口病、禽流感、豬流感等不正是在向迷茫中的人們一次次的敲響警鐘嗎?!

 

 

 

 


pa701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