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搬新家嚕 ~ 新網誌在此:http://pa701009.blogspot.tw/,懇請舊雨新知繼續支持捧場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下屬各分局、“六一零”組織的惡警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左右綁架了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現年四十三歲、在錦州市女兒河紡織廠工作的法輪功女學員劉鳳梅。


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劉鳳梅





劉鳳梅自幼體弱多病,家境貧寒,她父母是從山東逃荒過來的。一九八七年錦州女兒河紡織廠招工,劉鳳梅當上了紡紗工。因她體弱枯瘦,幹起活來力不從心。結婚生完孩子後身體更糟糕了,經常請病假,不能出滿勤,也開不全工資。她丈夫也是紡織廠工人,工資很低,兩家老人條件也不好。所以結婚後她仍然沒有擺脫貧病交加的命運。唯一使她欣慰的是其丈夫對她很好。為了袪病,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劉鳳梅開始修煉法輪功,並嚴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單位裏她不再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工作任勞任怨。她還主動善待過去與自己有矛盾的人,使對方很感動。一次在浴池洗澡時她揀了個金耳環,主動還給了失主;買菜時遇到多找錢的都給退回去。煉功不久,她身體所有的疾病都沒有了,感到無病一身輕。一九九八年她工作以來第一次全年出滿勤,被評為廠先進生產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劉鳳梅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四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她只是想告訴政府:法輪功沒有錯。然而她卻被一次次地抓捕。十月,她被非法勞動教養二年半。十一月她被關進瀋陽馬三家勞教所。在那裏她因不“轉化”經常遭到惡警及犯人的毒打。她被電棍電、被罰蹲、被罰站在雪地裏凍、被逼坐在雪地裏電擊。為此,她曾絕食抗議二十多天。有一次她被惡警關在一小屋裏毒打,當時只聽見那裏發出尖叫聲,其他法輪功學員紛紛表示要絕食,要求停止打人,一會兒所長蘇境把劉鳳梅從小屋拎了出來。劉鳳梅身體虛弱,經體檢,她血壓高壓才二十,連床也上不去了。她又被強行灌食和打點滴,還時常挨打。後來她被調到強化勞動改造分隊。 

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劉鳳梅不放棄信仰,被勞教所作為重點迫害對象。因勞教所追求“轉化率”,她又一次受到酷刑。她和一些學員被當作了典型,開始惡警體罰她們每天站十八小時,之後用一根電棍長時間電她們。劉鳳梅的脖子上的肉皮被電黑了,起了泡,手也被電出了泡。第二天,惡警用兩根高壓電棍電她,還將她上衣扒掉,兩腿綁上,電了她很長時間,她脖子上的肉皮被電得更黑了,一片一片的都是泡,手指上也起了很大的泡,那泡很長時間才下去。她被電完後,又被關進了禁閉室。幾天後出來整個人都憔悴了。參加出工幹活時,她有時因完不成任務,常挨惡警隊長的罵。由於她家經濟條件不好,在勞教所她從不花一分多餘的錢,不買任何吃的東西。毒打過她的有管教隊長張秀榮、王海民、周謙;大隊長王豔平和指導員顧全藝,這些人的惡行是受所長周芹和所長蘇境指使的。 

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拒絕轉化,惡警將劉鳳梅等二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關在一間屋裏,連續九天強迫坐板凳,從早六點到晚十二點,強迫聽污衊大法的文章。部份法輪功學員的臀部都坐破了,血痂刮到內褲上,針扎一般的痛。之後,劉鳳梅被罰蹲著,面對牆壁,從早六點到晚十二點。罰蹲五天後,她又被罰站了兩天。見她還不妥協,在接下去的日子裏,惡警王豔平、周謙就用鐵絲抽她,還經常用兩根高壓電棍電她全身、腳心,使其大腦、身體受傷害很大。劉鳳梅絕食反迫害,被野蠻灌食,她的鼻子被管子插的直流血,惡警們仍然強行往裏灌。劉鳳梅實在無法忍受這生不如死的折磨,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中午,她縱身從三樓跳下去(註:這種行為不符合大法法理),摔成椎骨骨折。手術之後她被用擔架抬回家,現在她腰中還有鋼板。 

回家後,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劉鳳梅堅持學法煉功,身體漸漸康復。可家中的經濟十分拮据,在她被非法勞教期間,錦州女兒河紡織廠由於效益不好,被迫給工人們買斷了,儘管工人們失業了,還都得到一些補償,可劉鳳梅一分錢也沒得到,此事拖到至今也沒得到解決。 

重獲自由的劉鳳梅無比珍惜與家人在一起的時光,可誰知好景不長,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上午十點鐘,劉鳳梅去一不修煉的同事家串門時被兩名便衣綁架。他們把鳳梅劫持到太和區刑警五中隊,搶走她身上的現金、家門鑰匙和其它物品。然後在家裏沒人的情況下,警察用搶走的鑰匙打開劉鳳梅家的門,抄了家,把家裏所有的衣櫃、衣服包、被褥及床、沙發、麵袋、米袋等都翻個底朝天,東西扔的遍地都是,一片狼藉。惡警搶走大法書及許多私人物品,連孩子的玩具車充電器、電烙鐵、皮兜等統統拿走。下午四點,劉鳳梅被送往錦州市第一看守所。劉絕食絕水抵制迫害,第6天被強行灌食。插鼻管插不進去,惡人就反復插,劉的鼻子往外淌血。後來惡人又用開口器下胃管灌進去了,但又噴出來,灌食失敗。第八天他們開始給劉鳳梅打點滴,一扎就起包,打不進去。劉鳳梅四肢被扎得沒好地方了。第十二天晚上,劉鳳梅被送到醫院搶救。第十三天,警察無奈將鳳梅放出。到家後第二天晚上八點多,太和公安分局和女兒河派出所警員十多人闖入劉鳳梅家,見她仍躺在床上,就走了,之後劉鳳梅不得不流離失所。 

幾年的迫害,使劉鳳梅家中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家徒四壁,一貧如洗。這些年來她家冬天沒有交過取暖費,孩子的手被凍得小饅頭似的。當年花兩萬元買的樓房至今仍是水泥地面,破的都掉渣了。家裏原來僅有的一台彩電也被派出所抄家時給搶走,就連孩子的電動玩具車都被拿走。 

為了照顧丈夫和孩子,二零零五年劉鳳梅再次回到家中。她在廠裏找了個掃地的活,她十分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工作,掃得很乾淨,受到廠領導的好評。她丈夫也打工,她家的日子漸漸有了起色,一家人和睦美滿,其樂融融,她的兒子人品出眾,受到學校老師的稱讚和喜愛。 

可誰知好景又不長,中共借“奧運”之機,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劉鳳梅正在廠區掃地幹活,遭到便衣綁架,被送進錦州市看守所,據說要被非法判刑。另有消息說劉鳳梅現在已被押送到大連,詳情不知。目前,劉鳳梅的家人對她十分惦記,特別是她腰部的刀口,裏面的鋼板還未取出……。




※ 原文網址: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9/176101.html




明慧網版權所有 © 1999-2008 MINGHUI.ORG


全站熱搜

pa701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