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2年6月11日訊】世事關心(212-2)紀念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特別節目 - 未來人的神話故事(下):聖王下世救眾生,開啟宇宙新紀元。

 

p2525861a692571346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目的是為了救度世人

 

 



第三部分:修心性

廣東省紫金縣附近,有一個因為“偷盜”而聞名的盧屋村。由於水土等自然條件比較好,市農委在村子附近開辦了一個 600 多畝的水果基地。沒想到的是,村民們都把水果基地視為發財致富的搖錢樹。每到收獲季節,幾乎是家家出動偷水果,到市場上出售。“偷盜風”成了當地政府治安管理最頭痛的問題。即使每年動用很多人力、物力來看護果園,甚至將一些偷盜數額較大的人抓住掛牌示眾,但村民們仍舊照偷不誤。

1998 年初,法輪大法傳到了這個小村莊。全村 300 人,有 80 多人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自覺的不再幹偷盜的事了。在這些人的帶動下,這裏的“偷盜風”得到了徹底的改變。這一年的冬天,村民們派代表,到廣州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談了他們變化的經過。

98 廣州法會農村學員發言:以前不知這個理,以為公家的東西不拿白不拿,你不偷他也偷。現在知道不失不得,得就得失的理。寧江鎮政府一位幹部深有感觸地說,你們法輪功真是太好啦,起到了法律起不到的作用,我也要買一本你們的書看看。

盧屋村的變化,是那個時期法輪大法在中國社會造成影響的一個縮影。億萬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在他們的工作中,家庭裏,社會上開辟著自己的修煉環境。李洪志先生告訴他的弟子,不用進寺廟,也不用皈依,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而修煉的根本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師父濟南講法:“你在單位裡頭,在社會上人家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正是好。有的人哪,人家老說他壞,我告訴你說,你可並不一定真正是壞。只有這個宇宙的特性,他是衡量好壞的唯一標準。順應這個特性才是真正的好人,背離這個特性的那是真正的壞人,而同化於這個特性的人哪,那就是個得道者,這個理就這麽簡單。“

高大維:我上班的時候,我的秘書平時都是百依百順的。那時就開始對我指手劃腳的開始批評起來啦。有一次是逼著我發火。說我是你的領導,還是你是我的領導!就實在忍不住了,就罵了她幾句,然後走出去。走出去當時又一想,我容易發脾氣這個毛病什麽時候能改掉啊?這個道理都明白了。我說不行,今天一定要過這個關。就命令自己,回頭去跟這個秘書道歉。當時那幾步真的就是,那個腿就是千斤重,好像不受控制一樣,就抗拒不願意走回去。當時我就命令自己要走回去。

虛寅:我剛留校,真的還沒有畢業的時候就(決定)留校了,在還沒得學位就留校了。當時人家就叫我當研究生科的科長,就研究生的管理工作。因為如果在清華的人都知道,那個位子是最難坐的。因為牽涉到研究生名額的分配啊,導師之間對名額的爭奪啊,要調解各個導師。那個導師都不是一般的,都是大牌導師,大牌教授。要調解他們之間的矛盾,所以那個位置是很難做好的。那當時怎麽辦?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那我必須按照法的要求,就是師父講的要與人為善,要為他人著想,怎麽去幫助別人。我就把自己定位定在我為別人服務。那麽以這個心態去做事情,那我心態就很平衡了,就很坦然了。我沒有為我自己,我只是在為別人。那我就可以在秉公辦事的時候,就盡量寬容別人。最後那些人都說,你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人。就是到後面的人,接我下一任的時候和你差得很遠。

大學學生 AngelaZhou:我 09 年的時候申請海外的大學,到海外讀書。因為我當時沒有參加高考,到高二的時候就是去讀預科,然後這樣呢,就是說,高中時候的成績對我來說,申請大學呀,這些作為資料就非常的重要。然後我很多朋友,很多同學,他們當時申請海外大學的時候,為了要拿到一個好學校的 offer,入學通知書,他們就改成績,然後跟學校說,給我把平常的表現寫得好一些。但是當時我就沒有改,我覺得首先要做到「真」嘛,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所以我當時也沒有改,沒有改任何成績。然後就拿著這個成績去報考了加拿大的幾所大學。最後還是很快很順利的拿到這些大學的 offer。

趙雲紅:99 年哪,我又真正離下來了,離職了,不幹了,我要回來。那個時候單位還欠我 18000 塊錢工資。那個時候單位正好經濟挺困難,沒有現金給我。我當時就表態,我寫了條子,我說這 18000 塊我不要了,算是我贊助單位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你個老太太你說,他沒有現錢就讓他欠著吧,什麼時候有什麼時候給,幹啥不要?你傻不傻?

虛寅:清華學生自學能力都很強。他不來上課,或者有問題,他會自己花時間解決。可是他花的時間就很大了。他可能一個小時,二個小時的時間花過去,我只要給他幾句話,或者幾分鐘就解決了。所以我就給學生說,我說你們有問題啊,你就找老師來問,你不要擔心來打擾我。你就是晚上 12 點、1 點,你都可以打電話來問我。還有的就是因為學生打電話有時候,他拿他的手機是付費的。那要解答問題可能要解答 10 分鐘 20 分鐘,那個手機付費大陸是雙向付費的,蠻貴的。我就考慮到學生的這種承擔不起,我說你把電話打過來,我知道你的號碼以後,我打給你,我付錢。這樣會減少你的(負擔)。我有工資啊,你沒有工資。

旁白:這些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矛盾,困難,復雜的環境,對於開始修煉大法的學員來說,有了和原先完全不同的含義。因為每一次觸及心靈的經歷就是一次在法中升華的機會,過去了就是柳暗花明,一層新的境界,新的法理隨之展現出來。所以修煉,就是在“去執著”和同化“真善忍”過程中所邁出的每一個或大或小的腳步。這其中的每一次提高都是真實不虛的。

司陽:我記得有幾次我有印象的。有一次呢就是說,就是公平這個事。假如說,我們都知道佛家講這個道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假如說我的善完全沒有回報,那我還要不要善。當時感受,這不光是一個說的問題,這是你真的感受你會不會無償的善拿出去,然後你看不到任何一點可能性有回報的,這回你是不是還能善。這個東西不是說一說的問題,而是你真能不能夠做到。那次,我真的經歷,我就真的感受到了,原來這個善,真的是無償的,真的是沒有回報的。那是一種什麽境界,就是感受到了那個境界。

旁白:看似簡單,但是法輪功學員所走的這條修煉之路,到底蘊涵著怎樣深邃的智慧,又溶入了師父多少的心血呢?1995 年,李洪志先生在瑞士講法中講了這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話

“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裏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甚麼都會得到。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得到的那裏溶入了我多少東西在裏邊?(掌聲)當然我不想講我自己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

旁白: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傳法期間,很多人一期一期的跟班,有的人不遠萬裏,啃著幹糧,吃著速食麵來聽法.

葉浩:最感人的事情就是發生在 94 年 12 月在廣州辦班,那是非常大的廣洲體育場,它的位子有 5000 人,但是我們去的人很多,遠遠超過 5000 人,大概 5500 人左右吧。所以那整個體育館進去 5000 人以後,外面還留下 300 多人,根本進不去。那這些學員都非常有秩序的,就安安靜靜的就在體育館的外面,坐得非常整齊的在那裡煉功。那我們那幾天就到處想辦法,能不能開個副會場,能不能在走廊裡頭坐一坐啊,它(體育館)都有很多各種各樣的規定啦,那後來各種辦法都想完以後,第三天我們北京就開了一個北京輔導站的會。說好多學員外地來,從來沒見過師父,從來沒有。有坐飛機的,有坐火車的,人家也是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在國內能夠見到師父。那北京輔導員都挺好,就把自己的票全讓出來。那天這個票的交接儀式非常感動人,就這一邊是要想進去的新學員,另一邊是北京輔導員,把票交給他們。雙方都哭了,哭了……

歌曲:得度

 



第四部分:大法洪傳

旁白:藍天,白雲,綿延的雪山,這裏是地球上離“天”最近的地方,這裏是喜馬拉雅山。每當日出與日落時分,巍巍雪山會綻放出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神聖光芒。人們稱之為“眾神的白色座椅”。居住在雪山山谷裏的尼泊爾村民,喜歡對著大山大喊一聲”Namaste”,和對面山上的人打招呼。這一天,在一聲熟悉的“namaste”後面,村民們又聽到了一句陌生的呼喚。

采訪:”法輪大法好“,就是跟他們喊出去的時候,那門就一戶一戶整個打開來。他們也是講法輪大法好,我那時候心裡想說,你們怎麽會講中文?然後在山裡頭就這樣互相輝映。

旁白:洪瑞智來自台灣。她去尼泊爾洪法的那一年是 2004 年,那時離李洪志先生最初來到海外傳法已經有 9 年的時間。在這九年的時間裏,法輪大法傳到了全世界 60 多個國家和地區。和在中國大陸的傳播方式相同,法輪功並沒有在廣播,電視,報紙上做廣告,而是通過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在全世界各地傳播。在這中間,不乏神奇的故事。

來自瑞士的 May 是這樣接觸法輪大法的。

采訪瑞士學員 May:別人給我介紹這個功法的,兩個星期之前,我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夢,我正準備去旅行的前一個晚上,我夢見我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覺,在我的上方出現了一個寶座,上面坐著一個穿西裝的人,是一個中國人。他用一種令人難忘的和嚴肅的眼神看著我,同時他給我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他非常的嚴肅和莊嚴,就象一個坐在寶座上的王一樣。他就這樣一直看著我。兩星期以後,當我開始煉功的那天,我看到教功錄影。我發現那位在夢中看見穿著西裝的中國人,就是李洪志大師。那是李老師在瑞典教功的錄影帶。一下子,我明白了著不是偶然的。我來到這裡,還有那個夢,都不是偶然的。

旁白:值得注意的是,李洪志先生在海外僅僅親自辦了 2 個傳法班,一個在法國,一個在瑞典。但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卻來自全世界各個民族。在大法洪傳20週年之際,讓我們來聽一聽這些有著不同膚色,身處不同文化背景的修煉人的心聲。

采訪 BoletteEbertz 瑞典學員:當我第一次見到師父,我就想,這下我終於可以回家了,他(大法)就是我的一切。

VasiliosZoupounidis 瑞典學員:我相信善有善報(善行會得好報),當按照(追隨)真善忍這個法理去做人時,我們最終會成為真正的贏家絕對是這樣。

VladStevanovic 澳洲學員:當我聽完所有9講的講法,最吸引我的就是,許多東西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許多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迎刃而解。

金順德韓國學員:就像師父常說的那樣,千百萬年的等待,等待了千百萬年,得到了這部法,對此向師父表示真心的謝意。

SylLebar 加拿大多倫多學員:我由衷的感激他。真的無法形容,沒有言語可以表達我的感受,沒有辦法可以衡量他所帶給我們的一切。

WaltraudNG 德國學員:我於 1995 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覺得這本書太偉大了。我所有想知道的都能在這本書中找到答案。

WalterKrickel 德國學員:我是 1997 年認識大法,我修煉後的第一個體會就是我的身體狀況得到根本改善。

LoloDiza 西班牙學員:就算是活一千輩子也找不到能像法輪大法這樣的。

Peter-Sanftmann 德國學員:我想在世界法輪大法日對師父說,謝謝您師父謝謝您把大法洪傳於世,讓人們能在言行間將真、善、忍常記在心,這讓這個世界變的如此不同,謝謝您。

IreneLloret 西班牙學員:我希望政府和人民能夠讓法輪功學員遵循自己的良知準則,自由的修煉法輪功,我因爲大法太好了。

澤弘義日本法輪功學員澤弘義電腦工程師:我 1999 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在書店李偶然看到《轉法輪》這本書,被書裡的內容深深感動,突然知道了自己苦苦尋覓的是甚麼,修煉以後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

Slisa 泰國學員:修煉法輪功使我懂得生命的意義,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慈悲將大法傳給的世界和我。

旁白:這裏,是和中國大陸一水之隔的臺灣。法輪大法在 1995 年 4 月傳入臺灣。現在已經有數十萬人修煉,,一千個煉功點幾乎遍及全臺灣三百多個鄉鎮。

楊碩英臺灣中山大學教授:像我這樣子也不算很精進的人啊,一路啊,就是跌跌撞撞的。師父從來沒有放棄過我,永遠給我機會,各式各樣的機會。讓我知道說,哦,我還有機會可以證實法,還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大法弟子。

釋政通:看到這本《轉法輪》,我就感到我像是個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父母跟回家的路,一下子找到父母,跟回到家的那種感覺。

蔡竺欣臺灣建築師:其實呢,修煉本身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呢,說起來又很容易。那它不容易在哪裡呢?就是不太容易能夠堅持下來。可是它容易在哪裡呢?就是說,只要你能夠堅持下來,你就能夠持續的往前,持續的往上提升。

旁白:法輪大法傳出之後,獲得各國政府的褒獎超過了 1000 項。2012 年 5 月,加拿大總理哈珀給“法輪大法月”發出賀信,他在賀信中說:“今年慶祝法輪大法開傳二十周年的活動是我們社區多元化的傑出成果。我在此要贊揚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同我們分享你們的修煉和傳統。”這已經是哈珀總理連續 7 年給法輪大法月發來賀信。到 2012 年為止,法輪大法已經傳到了世界 114 個國家和地區,單單美國的 50 個州中就有 47 個州有法輪大法練功點。《轉法輪》被翻譯成了 30 多種文字。

音樂“大法中的正信
[歌詞]
太陽升起在離去的黑夜
在我心深處有一個任何人都拿不走的瑰寶
請關注我因為有一天他也會把你拯救
天空昏暗中一帆升起則億帆相聚
這在我深處閃閃發光的珍寶就是我在大法中的正信

 



第五部分:我的師父

旁白:這裏是法輪大法明慧網。在網站的熱點專欄下麵有一個欄目,叫做“李洪志師父”。雖然不太引人註目,但是它卻是所有法輪功學員感到最溫馨的一個角落。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們在這裏記錄了對李洪志先生當年在中國傳法的回憶。學員們用最樸實的名字來命名這個欄目,因為他們覺得世界上任何華麗的詞,贊美的詞和尊敬的詞都無法表達“師父“這兩個字在他們心目中所代表的真正意義。對於所有法輪功學員來說,對師父的記憶是一份無論在過去,現在和未來都在懷念的珍寶。

旁白:2011 年新年之際,一位當年在中國大陸跟隨李洪志先生辦班的法輪功老學員寫下了一篇回憶文章,題為“珍貴的記憶,永恆的見證”。

大陸學員回憶:開班前幾天,聽說師父帶著幾名弟子在二炮禮堂側廳,為前來諮詢的病人調理身體。多想早點見到這位恩師啊,我煉功後甩掉了多年的藥罐子,真正的一身輕啦,我一定要好好感謝李老師!我和同行的學員來到了諮詢點,好奇的看著,我一下看到了李老師的手,他的手上帶著一圈厚亮厚亮的白皙皙的銀光,正伸向一個病人的腦袋,轉瞬間,吸出一塊黑糊糊的、不成型的東西,扔到了窗外,這個病人一下子輕鬆了,病也就好了!

這可是親眼所見啊!我們這些在中共無神論的社會裏經過了全面洗腦的人,被眼前發生的真實景象強烈的沖擊著,真不可思議,真是神了啊!

剛剛回過神來,只見師父微笑著走了過來,師父身材高大,滿臉祥和,親切的問道:“看到什麽了嗎?”眼前這位笑瞇瞇的老師,就是我要好好感謝的恩師啊,我趕緊興奮的回答:“看到了,我看見老師在做手術。”師父笑了,瞬間,從我心底裏升起了無限的崇敬,我一定要好好跟老師學功。

旁白:第一次見到師父的情景並不都是神奇的,但是,對於每一位學員來說都是難忘的。

虛寅:那時候好像是第一次見到師父。唉呀,那時候師父已經四十多歲了吧,看了比我們還年輕,就是像二十幾歲出頭那個樣子。唉唷當時就很震驚啊。那學員給師父倒水,倒完水就舉著杯子,就不知道在那幹甚麽,就愣在那兒了。師父說,你把水給我啊……

趙雲紅:在國內我練功沒見到師父。我 2001 年出國以後,多次見到師父。真的見到師父,03 年加拿大法會在溫哥華召開。那時,我在會上發言。我坐在第一排還是第二排,反正看到師父挺真切的。但是也沒看清楚。05 年06 年師父在多倫多開法會,我也去了,也是在前三排二排坐,應該說也看的很清楚,但也沒看清。為什麽?每一次見到師父啊,就是止不住的淚,擦一把又一把,就是看的不那麽清楚。

旁白: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大陸傳法的兩年期間,時時刻刻都在奔波著。很多學員親眼見到了師父的操勞。

葉浩:那平均算 14 天就一定要辦一個班,所以師父根本沒有過年的日子嘛。


鐘桂春:師父在辦班其間提前從來不吃飯,就是辦完班了以後晚上回來泡碗面。

大陸學員回憶: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法輪功廣州第一期學習班在廣州市橡膠廠禮堂舉辦。

師父住在橡膠廠招待所,那兒非常簡陋,吃飯在招待所食堂,夥食極清淡。一天晚餐時,學員甲端著一碗米飯,幾根無油的白菜,白菜整根還沒切斷,實在咽不下,他在廣州軍區的同學見狀用奇異的眼光看著,說:“怎麽就吃這?”當學員甲回頭看師父,師父已把同樣的飯菜全吃光了,笑呵呵的準備去上課了。

旁白:法輪功在中國國內辦班,始終是所有氣功門派中收費最低的。作為當時中國最受歡迎的氣功門派,這樣的收費,令氣功科學研究會大為不解,甚至招來了別的氣功師的抗議。但是,李先生堅決不擡價。甚至一再壓縮辦班的長度,為學員節省費用。他的心,誰又能真正理解呢?

國內學員回憶:一些學員背著家鄉烙的餅,帶著鹹菜,從遙遠的北方農村趕來,為的是要來得這個法啊!有位從黑龍江來的年歲大的男學員聽了師父的法,老淚縱橫,激動的說:“我從最北邊的佳木斯一路輾轉來到最南邊的廣州,是八千裏路雲和月呀,為的是來這裏聽老師講法,我得了大法,值!幸運啊!”一位齊齊哈爾學員,在廣州吃不著菜,嘴都爛了,有一次聽課之餘,在與貴州輔導站站長聊天時,無意中說了這事,沒想到貴州輔導站站長去跟師父說了這個情況,師父落淚了。

一次課間,師父來到了場外分會場看望這裏的學員,這真是分外的驚喜,所有的學員都哭了,師父眼圈也紅了,師父一一和學員握手。師父和學員們對望著,好久都沒吱聲師父說:“場外的學員和場內的是一樣的,一個都不會落下。”有位學員激動的哭出聲來

高大維:在廣州第五期班結束以後,當時廣東氣功研究會主辦嘛,它就,大部分收入都是歸它,只給了少數的講課費給師父。中國氣功研究會的兩個人,兩個當時是負責的吧,也來到廣州聽課。就是送師父到回北京的火車站(的時候),這兩個中國氣功研究會的人呢,就跟師父抱怨說,好像這一次師父辦班,他們沒有得到任何報酬,就沒有得到任何提成。師父二話沒說就把口袋裡,就是廣東主辦單位給他的講課費全部掏出來,就給了中國氣功研究會的這兩個人。那師父身上就沒有錢了。沒有錢。所以當時我們廣州輔導站送師父的幾個負責人嘛,很快到車下去買了一些吃的。要坐三天火車嘛,當時買給師父,讓他在車上就吃乾糧,吃著乾糧回北京。

葉浩:我們都經濟困難到什麽地步?我們92年開始傳法,我們出第一本書是《中國法輪功》,第二本就是《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沒有錢出書啊。
那時候出書是你必須付錢給出版社。那個時候沒有錢啊,到處想借,借四萬塊錢人民幣去出書。一年要傳功,一年之後四萬塊錢沒有。那次我在長春,我跟師父跟了好幾天。我見過師父,有一天我跟他一起出來,看見街上擺攤的,那有賣鞋。他女兒正好沒有鞋穿了,那鞋有兩塊錢的,有五塊錢的,有十塊錢的。他就挑了兩塊錢的鞋給他女兒穿。

旁白:700 多個日日夜夜,李先生就這樣奔波在中國的大江南北,沒有人知道他實質上遇到的各方面的困難有多大,師父從來不和弟子說這些。他留給弟子的永遠都是光明和溫暖。1994年12月底,李洪志先生在大連舉辦最後一次講法報告會,以此結束了他在中國大陸的傳法傳功。在場的學員記錄下了這樣一幕

大陸學員:報告結束時,掌聲雷鳴,經久不息,全體學員不約而同起立,仰望師父。師父在臺上轉大法輪!師父走下講臺,繞場一周,招手致意,所到之處,每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暖融融的氣流微微而過。

之後,師父緩緩走出體育館,學員們知道法國發出邀請函了,師父就要出國了,心情與往常格外不同,依依不捨的跟隨師父。師父環視人群,默默的與學員告別。師父轉身往前走,學員仍然不即不離,簇擁著師父,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默默步行了十幾分鐘。這時一個十二歲的東北男孩,打破了沈靜,深情的喊道:“師父!師父!”師父回轉身,撫摸著男孩的頭,慈祥的說:“好好修!”這聲音在人群的上空久久回響,像金錘一樣敲擊著學員的心扉。師父沒上車,學員們團團圍著師父,就像一朵巨大的蓮花,師父似金色花蕊,學員似片片花瓣,盛開在冬日的陽光中,那顆顆金子般的心迸發出對師父的無限崇敬,灑滿整條大街。那一刻空氣仿佛凝固了沒有人動,都靜靜的凝望著師父,想將師父的音容笑貌銘刻在心。

旁白:一般人很難描述法輪功弟子和師父之間是一種什麽樣的關系。多年以後,李洪志先生在一首題為“師徒恩”的詩中這樣寫到

狂惡四年颮 穩舵航不迷
法徒經魔難 重壓志不移
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也許,這億萬弟子和師父之間的,不是情,而是恩。不是一般的師徒之恩,而是弟子感激師父以任何一種可能的方式救度自己的浩蕩佛恩。

問:你想對師父說什麽?

高大維哭,說不出話

長春法論功學員小蘭:謝謝師父
法論功女學員:謝謝師父把這麽好的大法給予了我

謝謝師父慈悲救度
非常謝謝師父
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師父
弟子真沒有現在生命的延續
弟子不知說什麽好
只能說句謝謝

最大的感想就是我有師父

司陽:(哭。。。)也是很難表達,就是我能夠做的,作為一個弟子
就是按照師父講的好好修。
按照師父講的去做

May:真是語言無法表達的,我們只能。。。我們只能從心裡面體會

虛寅:在煉法輪功的學員之中,他的年齡層次啊,知識背景啊,經歷啊,都不一樣,其實每個人內心的困惑都不一樣,千差萬別,可是就在師父的一次講課中,一次講法中,就能夠解決,那是什麽樣的力量?我現在說不清,只能大家去煉了以後才知道。而且還有很大的感覺,就是每當很難過的時候,我就感覺好像師父就在身邊一樣。這個感覺是越來越強烈,每當很難過的時候總是,我就覺得師父在對我說,沒有事,有師父在。包括在監獄裡面很艱難的時候,都是這樣過來的。所以我最大的感覺就是,我有師父了。

長春法論功學員小蘭:在中共迫害的十幾年當中,是師父和大法使我走過這一場劫難,在我最艱難的時候,是師父和大法讓我走了過來。我在這裡想代表長春的大法弟子,轉達他們對師父的問候,也希望師父早一天能回到長春家鄉。

 

 

第六部分:一夢萬年終靠岸

旁白:這個世界上,每個民族的歷史都是從神話開始的。而每個民族的文化在久遠的開端處都承載了一段人神同在的輝煌歲月。

中國的《太平禦覽》,記錄黃帝和蚩尤的大戰中,蚩尤做法術降大霧,黃帝令風後作指南車,蚩尤請風伯降雨,黃帝令「魃」女止水。

古希臘的長篇敘事詩《伊利亞特》記載,幾乎所有希臘神話中的神祇都捲入了特洛伊戰爭。此詩第二十章的標題就叫「眾天神奔向戰場,各顯神威。」

《舊約全書》的《出埃及記》中寫到摩西,帶領猶太人離開埃及的時候,耶和華親自在西乃山給摩西傳十戒。

在遙遠的青藏高原上,60萬詩行紀錄了偉大的格薩爾王以神力降妖除魔的故事,這部史詩,以夢傳神授的方式,在藏區傳唱千年。

不知過了多久,人神同在的歲月走到了盡頭。之後神離開了人。但是每個民族又都流傳著神會回來的傳說。神的歸來會有一些明顯的指示。《聖經》裏講以色列復國是標志之一。佛經中說世間如有優譚婆羅花開則是轉輪聖王下世傳法度人之時。瑪雅人的預言中說1992到2012年這二十年是地球的更新期,在地球被凈化之後,人類會進入一個新的紀元。而在中國,從漢代以後,每個朝代都留下一個系統的預言,這些預言不僅準確的指出後世王朝的興衰大事,而且最後都不約而同的指向了歷史的今天,指出將有聖人出世,行於世間,人類面臨一場重大的考驗和劫難,並在劫難過後走入一個光明的未來。

諸葛亮在《馬前課》中說“占得此課,易數乃終,前古後今,其道無窮”,意思就是連《易經》中所記載的宇宙規律到此都終止了,宇宙將開始一個新的時代,會有新的法、新的規律。

而現在的我們,恰恰處宇中外預言中所指向的特殊時代。也許,人類千萬年來所等待的,所期盼的,所懼怕的都已經拉開了序幕。

今天,當大法弟子向你講述法輪功真相的時侯,請你關注他們,請你傾聽他們的囑咐,請你登上那正在向你駛來的法船。

(字幕)

苦度

危難來前駕法船,

億萬艱險重重攔,

支離破碎載乾坤,

一夢萬年終靠岸。

一九九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 延伸閱讀 ~~~~~~

未來人的神話故事 (上):法輪大法開啟了亙古以來生命真正得度的過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701009 的頭像
pa701009

化為六月息

pa701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